共享单车hg118棋至中盘:滴滴复活小蓝阿里火线驰援ofo

小编:此前ofo首席产品官陈为在支付宝小程序的发布会上曾表示,支付宝目前已成为ofo新用户注册认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,“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后,支付宝app内的订单量较接入前增长了600%”。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2016年1月30日,ofo创始人戴

  此前ofo首席产品官陈为在支付宝小程序的发布会上曾表示,支付宝目前已成为ofo新用户注册认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,“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后,支付宝app内的订单量较接入前增长了600%”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

 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2016年1月30日,ofo创始人戴威可能会选择不与朱啸虎见面。

  当时他并不知道,朱啸虎领衔的金沙江投资是近年共享经济最大的鼓风机,饿了么、滴滴等明星项目均被他收入囊中。从国贸三期的大楼里一出来,戴威就用手机搜“朱啸虎”,搜完后他立马冲上56楼,接受了金沙江1000万元的投资。

  那一天是ofo的历史性转折点,或许也是为今天危机四起而埋下的地雷。在获得朱啸虎的加持后,ofo又迎来了滴滴的入局,可谓是顺风顺水。彼时滴滴已然是国内最具权势的出行巨头,经过两次大规模的合并,滴滴成为首个聚集bat等明星股东的初创企业,滴滴在腾讯和阿里之间左右逢源,享尽资本和流量的红利。

  然而戴威未能得到像滴滴创始人程维这样的好运气。滴滴开始从资本到管理层多方面逐渐向ofo渗透。

  “我们非常感谢资本,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,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。”面对投资者迫切套现的催促,戴威希望安抚他们的焦虑情绪,但摆在他面前的几乎只有合并这一条路hg118。

  戴威一直相信,ofo有机会成为另一个滴滴,但后来共享单车这个故事却彻底变成了资本的游戏:一次次刷新行业纪录的融资金额,让外界眼花缭乱的话语权博弈,以及宏大的物联网愿景,几乎让所有人都忘记了摩拜创始人胡炜玮和ofo创始人戴威的初心—让自行车回归城市hg118。

  如今在ofo和摩拜的对外宣传中,很难再看到这样充满理想主义的表述,因为在强大的资本意志面前,创始人基本别无他选hg118。

  从蜜月期到同床异梦

  仅从资本层面而言,滴滴对ofo的重视程度远超其自身的国际化布局。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,ofo已进行的至少8轮融资中,滴滴参与了其中4轮融资,并在去年4月正式将ofo接入到app中,用户可直接在滴滴客户端使用ofo的服务。

  但从强强联合到同室操戈,滴滴和ofo的相爱相杀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矛盾似乎始于前uber中国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加入ofo担任coo(首席运营官)。2016年8月,在uber中国被滴滴合并后,张严琪曾短暂加盟滴滴负责二手车交易业务,随后张严琪离开滴滴转投ofo,也印证了最近滴滴人事震荡的传闻。据张严琪透露,原uber中国在深圳、广州等多地的部分团队成员也随之加盟ofo。

  表面上看,张严琪和大批滴滴系成员的“加入”有助于推动ofo发展,毕竟与摩拜的团队相比,ofo的成员过于年轻,但在2017年7月底,滴滴向ofo派驻三名高管,滴滴原高级副总裁付强、市场负责人南山、财务总监leslie liu,分别担任ofo的执行总裁、市场负责人、cfo,滴滴开始试图加强对ofo的控制。

  这反而加深了滴滴和ofo之间的矛盾,尤其是戴威希望进军共享汽车等“大出行领域”时,遭到滴滴反对,双方的矛盾正式爆发。首先是2017年11月底,有媒体报道援引ofo内部人士消息指出,滴滴向ofo派驻的三名高管被“集体休假”;其次是在朱啸虎等多位投资者发声催促合并后,戴威回应称“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”。

  这让程维意识到,依靠ofo掌控共享单车市场的计划已经落空,滴滴只能够靠自己。与ofo决裂后,滴滴迅速组建自己的共享单车团队,并接盘小蓝单车。与此同时,滴滴还表示,将于近期在客户端内推出共享单车平台,陆续汇集ofo小黄车、小蓝单车、自有单车等更多单车品牌,并推出免押金骑行服务。

  事实上,小蓝单车的品牌价值不大,而且之前只是进入了全国六座城市,主要成员也早已纷纷出走,滴滴的真正目的是获得小蓝在一线城市掌握的牌照。目前小蓝单车拥有包括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南京等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单车牌照,这些区域大多已出台共享单车政策,而且禁止投放新的单车,滴滴拿下小蓝单车后就可以以最快速度进入市场,无需再通过法规层面的许可。

  漩涡中的ofo

  随着滴滴自有共享单车业务的推出,滴滴和ofo变成了竞争对手。根据天严查披露的数据显示,目前戴威仍然是ofo第一大股东,滴滴持股比例25.32%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尽管存在矛盾,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滴滴并不一定会将ofo的股份转让。“即使滴滴推出自有品牌,但至今ofo仍然在滴滴的入口里,这就说明滴滴并不打算真正与ofo分道扬镳。”有接近滴滴方面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滴滴已经进行大规模的人员招聘,包括城市经理、运营经理等职位已经开放。

  而ofo则陷入到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中。1月12日,腾讯科技援引接近ofo 内部人士消息称,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。若按照ofo每月4亿-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、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,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。此外,报道指目前ofo的日订单已降为1000万单左右,相比其去年10月公布的3200万峰值下跌60%。

  消息发布后,ofo迅速作出回应,称ofo目前单量保持稳定,资金链非常健康,ofo公司法务部将向腾讯科技提出诉讼。与此同时,也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摩拜也同样处于资金链紧张的状态,但截至发稿,时代周报记者亲测,依然能秒退摩拜和ofo的押金。

  急需资金注入的ofo,启动新一轮融资已经是箭在弦上,阿里入场的传闻不绝于耳。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阿里参与ofo新一轮融资尚未真正落实,但阿里很可能接盘朱啸虎等早期投资者的股份,从而制衡滴滴。在共享单车的战局里,阿里更多地充当搅局者的角色—由于阿里的存在,滴滴和腾讯试图促成ofo和摩拜合并的方案很可能告吹,共享单车的下半场将正式变为阿里和腾讯之间的博弈。

  滴滴和阿里的阳谋

  对于滴滴来说,共享单车是另一个比专车市场更需要打下的市场。考虑到共享单车是流量更大、更底层的工具,其高频次很可能威胁快车、专车等上层业务。

  作为后来者,滴滴的优势在于巨大的流量,而且雄厚的资本实力。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日前报道,去年网约车新政落地等因素对行业和滴滴业务形成挑战。不过报道指滴滴的gmv(成交总额)在2017年达到250亿-270亿美元,增速超过70%,并预计2018年将实现盈利。

  不过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至今仍未得到验证,不管是通过收取车费还是广告收入,摩拜和ofo都尚未实现盈亏平衡,这也是他们为何纷纷向电单车乃至分时租赁扩张的主要原因。

  此外,在摩拜、ofo早已占领一二线城市市场后,如今留给滴滴进场的空间已经不多,后来者只能够从饱和的市场中切割一定的份额,但难以实现反超。

  从资金层来看,程维有足够底气进入共享单车乃至分时租赁等领域,但对于长期以轻资产、重运营模式为主导的滴滴而言,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。除了共享单车外,滴滴还同时在杭州成立代号为“黑马”的事业部,主攻电动汽车和共享电单车,从而完成短途、中途和长途出行的全面布局。这些新项目投入大、回报周期长,很可能会减缓滴滴国际化和无人驾驶领域的进程。

  而被戴威视作“白衣骑士”的阿里,对共享单车同样有着自己的小算盘—ofo和哈罗单车所带来的是支付宝最需要的流量,阿里自然有意让共享单车成为推广移动支付的工具。此前ofo首席产品官陈为在支付宝小程序的发布会上曾表示,支付宝目前已成为ofo新用户注册认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,“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后,支付宝app内的订单量较接入前增长了600%”。

  根据ofo的融资情况,阿里在去年7月才领投ofo超7亿美元e轮融资,阿里系的蚂蚁金服也曾在d+轮战略投资ofo,但持股比例仍然低于滴滴和戴威。

  不过即使阿里无法完全掌控ofo,永安行(54.230, -6.02, -9.99%)和哈罗单车这对组合将起到后手作用。目前蚂蚁金服已经成为永安行低碳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达到32%。与此同时,蚂蚁金服还领投了哈罗单车的3.5亿美元d1轮融资,这已对摩拜形成了包围态势。

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45.42.86.26http://www.hg2madrid.com/kaihusongtiyanjinwangzhandaquan/8182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